主要特点

  • 近战专精

    常人难以举起的重型武器在野蛮人手中可以被自如地运用。他们既能双手各单持一把各种类型的剑、锤、斧进行战斗,也能使用巨型(但却笨重)武器将敌人碾成碎末。
  • 攻击凶狠

    力量与愤怒合为一体。当猛烈的攻击被注入无情的怒火之后,野蛮人面前的敌人不是残肢四散就是尸体乱飞,有的甚至被撞得骨肉脱裂。
  • 战吼

    野蛮人在战场上是强大的存在,他们那凶暴的战吼声不仅能让盟友热血沸腾、战意高涨,更会让弱不禁风的敌人肝胆俱裂。即便是强大的敌人在听到野蛮人的战吼声后,也会自乱阵脚而无法施展出致命攻击。
  • 承受伤害

    没有其他哪个英雄能像野蛮人那样把敌人的攻击完全不放在眼里。他们巨大的力量使得自己能装备重型盾牌,而且粗糙的肌肤如同磐石一般能偏斜各种刀剑和利齿的攻击。

能量:怒气

野蛮人只要活着,他们心中充满的怒气就无法平息。怒气代表着纯粹的愤怒和对战斗的渴望,是他们施展毁天灭地般攻击的力量来源。

野蛮人一旦受到伤害或是看见敌人流血时就会产生怒气。当野蛮人从敌人攻击中受到的伤害越来越多时,他们的怒气就会达到顶峰。

过量的怒气可以被用于爆炸性的技能——野蛮人可以碾碎并摧毁战场,让自身跃向空中,将敌人一刀两半。

脱离战斗后,怒气会快速消散,所以一位经验老道的野蛮人会从一场战斗结束后火速寻找下一场战斗,以便自己能持续不断地施展毁灭性的攻击。

野蛮人是较为原始的流浪者,他们从不会在贴身搏斗的战斗中退缩。孔武有力的地面践踏、泰山压顶般的跳斩攻击以及双持利刃的疯狂挥砍,让野蛮人的敌人在惊恐中身首异处,侥幸逃脱之人也整日惶惶不可终日。

他们力大无比、身形魁梧,几乎随便什么武器和手段都能让他们在一场近距离的战斗中占据上风,但是他们通常青睐尺寸巨大且威力超强的重型武器。战伤的痛楚对野蛮人来说早已是家常便饭,他们很享受被多名敌人围攻的快感,并不喜欢盯着一个目标穷追不舍,反而崇尚你一刀我一刀的铁血对战。

野蛮人的进攻方式主要是近战肉搏。他们挥舞武器的速度之快,能在短短的几秒钟内便将羸弱的敌人削得七零八落。而他们势大力沉的猛击和践踏不仅能将成群的敌人震得东倒西歪,甚至还能震碎更强大的敌人的护甲。

故事

“先祖在护佑着我。”

很久以来,一直居住在亚瑞特山阴影之中的野蛮人被岁月磨练成了如同磐石一般顽强与不屈的精神。体型壮硕、性情暴烈的他们自出生就被赋予了一项世代传承的使命:守护圣山。

当家园被毁后,许多野蛮人丧失了信念。他们迷失了活着的意义,沉沦于往日的种种回忆,漫无目的地辗转在各地之间,没有了荣誉感也失去了人生的方向。

但并不是所有野蛮人都放弃了他们守候的职责。一些人仍然崇敬着亚瑞特山峰的酷雪,徘徊在破碎山峦的边缘地带不愿离去。他们找回了自己儿时被大人作为玩具赠送的斧子和长矛……怀着对族人沦落的羞愧感,他们用一把火将往日的种种化为了缕缕青烟。

这些野蛮人决定要在这个变得更加陌生的世界中为自己的生命找到新的意义,任何胆敢阻碍他们的人一个不留。

装备

野蛮人能使用常人力气不足以承受的各种重型武器。尺寸巨大的杀戮兵器即便是放在文明社会中的英雄豪杰面前,提都提不动更不用说挥舞了。孔武有力的野蛮人还能双持例如剑、斧之类的常见兵器,同时使用多种强化效果和武器类型给予敌人雨点般的猛烈打击。

护甲成长

在早期的冒险旅途中,有衬垫的皮革防具能为初涉征程的野蛮人提供基础的防护……但是敌人的绝大多数攻击还是难免会落在他们缺乏防护的皮肤之上。
有类型丰富的装备选择意味着野蛮人可以使用各种护面头盔、外形凶恶的尖刺以及厚重的板甲来保护自己。
一套重甲加身的野蛮人外形看上去如同人形梦魇一般可怕,而他们也拥有与之相配的强韧。